tk718港京图库

《词典》:韩国抗日电影的一个新角度

发布日期:2019-07-09 20:52   来源:未知   阅读:

  曾编纂《英语大辞典》(1755)的英国大文豪塞缪尔·约翰逊说过:“语言是思想的外衣。”

  诚如是!当我第一次知道满语里“词典”(拉丁字母转写为:buleku bithe)的字面意思为“镜(buleku)+词(bithe)”,我感到一种神奇。这是多么美的表达,把词汇如镜般呈现出来。

  今年1月在韩国上映的电影《词典》(말모이),亦是一面镜子,而且可以说是一面“老镜子”,电影故事本身平淡无奇,讲的多少是一个老套的故事——朝鲜半岛在日本殖民统治之下,朝鲜人民为民族的独立所作的反抗。

  不过,正如《韩国时报》所言,本片用“一个新角度”(in a fashionable way)讲述半岛那段苦难史。所谓的新角度就在于该片里朝鲜义士们的反抗方式不在于起义、暗杀、谍战等传统的武力抗争,而是通过编纂朝鲜语大辞典的方式与殖民者进行斗争。

  多年来,韩国人一直很骄傲一点——他们是国土光复后,完整恢复本国语言的少数前殖民地国家,经常被拿来做对比的就是爱尔兰,当然两国本质上不可比,无论是在被统治时间、人口净流失等方面,爱尔兰全岛面临的困境都高于朝鲜半岛,但不可否认,朝鲜义士们在日本不断加深的文化殖民政策下,积极编纂大辞典的决心,仍然是令人敬佩的。

  电影上映前,片方其实与导演严宥娜探讨过片名问题,因为“말모이”对于现代韩国人而言,也是相当陌生的,这个词可能在一般韩国人脑中反应出来的词义也许是“骑马”、“马食”或“马群”,就是很难与“词典”对应,严导后来对媒体解释,“我仍然坚持我自己的想法,因为在古韩语里‘말모이’指的就是‘收集词汇’,我觉得这个词对我而言,有特殊意义,它让我感觉与那些参与到秘密词典编纂工作的人们联系在了一起。”

  1910年代,崔南善(字公六,号六堂)创办了“朝鲜光文会”,旨在启蒙民智,研究朝鲜古代文化和民族历史,他率先发起了编纂一部囊括了各地方言与标准释义的朝鲜语大辞典的工作,当时定的书名就是“말모이”,可惜的是词典因种种原因并未成集出版,只留下部分书稿。

  电影很大程度上就是根据这些历史事实进行的改编。但严导试图在影片里增加人物的弧光,本片的主人公并不是一位日以继夜编纂词典的语言研究者,而是一个文盲。

  金判秀曾工作过的电影院,原本放映的朝鲜语爱情电影变成了宣扬日本军国主义的日语电影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朋友的安排下到一间书店打工,而店主正是朝鲜语学会代表柳正焕(尹启相 饰)。

  在书店工作一段时间后,金判秀慢慢发现,书店中的职员全都是朝鲜语学会的成员,他们正在秘密编纂一本词典。当得知朝鲜语学会竟耗费了十年收集语言文字时,金判秀却说:“十年的时间攒钱才对,攒语言干嘛?”

  书店里的大姐,试图用朝鲜语中“盒饭”一词被日本人改为“便当”为例,来解释捍卫民族文化的重要性,得到的却是金判秀的嘲讽:“无论盒饭还是便当,只要吃饱就行了,有什么关系啊?”

  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直到金判秀子女的遭遇才令其醒悟,他的儿子,因在学校中说朝鲜语被体罚,导致他回到家中都用日语与亲人交流,还给自己改了个日语名字。他的小女儿还没上学,就已经开始学习一些简单的日语句型与童谣。

  金判秀虽然不懂什么民族大义,但他不希望孩子们在学会日语后,被送上战场,成为日军的炮灰。这个不求上进的文盲,终于决定睁眼看世界。他开始刻苦学习朝鲜文字,也真正意识到了编纂词典的意义,他不仅召集来自五湖四海的混混朋友们,为朝鲜语学会提供方言素材,还帮助学会成员们躲避日军的追查。

  观看这部时长135分钟的电影,并不会感到无聊,尽管本片没有多少悬疑成分,也没有多少戏剧性的反转,但观影者还是能够被片中人物的成长所吸引,作为一个外国观众,也能从这样一部并不说教的电影中,感知韩国人民团结一心的情感。比如片中被塑造成无名英雄的邮递员们,日本殖民当局在得知朝鲜语学会收集朝鲜各地方言的情况后,为了阻挠项目进展,要求邮递员们拦截信件,上缴给日本殖民当局,但许多勇敢的邮递员们仍然坚持投送信件,终于令项目在1942年完成。

Power by DedeCms